最新文章

“北丐”傅海棠:从5万到10亿,一个养猪农民的逆袭传奇!

2024-02-22 10:20
二维码
11
期货市场有四大天王:东邪——葛卫东(绰号“葛老大”),西狂——林广茂(绰号“浓汤野人”),南帝——叶庆均(绰号“叶大户”、“中国索罗斯”),北丐——傅海棠(绰号“农民哲学家”) 。与其他三位不同,傅海棠并没有注册公司或者代客理财,他是真正从种蒜养猪的农民摇身变为期市传奇的第一人。
正是因为起于草根,傅海棠也经历过A股广大投资者所经历过的类似痛苦。傅海棠回顾往昔时感慨,“那种在来来回回行情中的煎熬,那种隔夜反向跳空的痛苦,那种把生活费都亏掉之后的无助,那种看对行情赚不到钱的自责,那种刚一平仓行情就启动的遗憾,那种看到别人赚钱自己却赚不到钱的郁闷,那种固然坚守却依然惨淡的悲凉……痛苦是持久的,但我始终没有被期货的‘苦’击垮,我一直坚守,并坚信自己能成功。”
“天道”是傅海棠的朴素投资思想,“天道就是市场,市场有自己的运行规律,必须顺从天,才能得势。洞悉市场运行规律,财富将滚滚而来。”
从5万到10亿,傅海棠经历了什么
(一)蛰伏期
生于1967年的傅海棠,原本是个下地干活的地地道道的农民,他种过小麦、大蒜、棉花,还养过鹌鹑,养过猪。说他朴素,一点都不为过。
他与期货的结缘颇有些神奇色彩。“在亲戚家看到一本16开的杂志上,一页有个栏目介绍期货标准合约”。当农民兄弟还在依靠耕种致富的时候,傅海棠已经先知先觉,嗅到了发财机会,收购农产品保存到仓库,等着价格上涨再卖掉。
时间一晃到了2000年,在卖给他猪饲料的小老板的介绍下,他开立了期货账户,从此纵身期货市场。不过,彼时的期货业刚经历过清理整顿,原来50多家交易所精简到只剩3家,交易品种压缩到10多只,期货市场一片死气沉沉。
按他自己的说法,他是自愿并且满怀希望地进入这个市场,当时以为做期货也就是和以前做小生意差不多,应该能手到擒来。当然,初入期货市场,他只是凡人,从2000年一直亏到2008年都没有翻身。傅海棠总结,亏损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生手不懂行,必定要交学费;二是熟悉基本面,但是不懂游戏规则,不理解市场的波动规律。
蛰伏市场多年,傅海棠并没有尝到期货赚钱的甜头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还错过两次大的赚钱机会。2003年,傅海棠认为大豆的大牛市就要来了,刚涨了三个涨停板,结果碰上交易所临时修改规则,缩板后盈利反而减少了。2007年,傅海棠又看对了行情准备出击。这一次,他怕失去机会,着急开了满仓,最终遇到回调,震荡洗盘,盈利又再次减少。
(二)大成期
十年磨一剑。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磨练,从2009年开始,傅海棠意识到大机会来了。他5万再入市,做到了600万,华丽丽地从亏损的投资者,变成了盈利的投资家。成就他的是一把大蒜的暴涨行情,就像他在2008年底躺在床上想的那样——“明年要赚一个大的”。
“那时大蒜暴跌,生产成本1.2元/斤,储存费0.15元/斤,最贵的品种只卖到0.17元/斤,蒜农和贸易商亏损严重,播种面积减少”,傅海棠回忆说,从2008年秋天到2009年春天,他驱车近4万公里,四处调研,所到之处,从蒜农到贸易商没有一个看涨。
“物极必反,我清楚一个道理,2009年大蒜再不涨价,大蒜就没有了”,凭着多年的种植经验和对大蒜基本面的熟悉,傅海棠坚信大蒜一定会暴涨,“我问了贸易商一个问题,蒜还兴不兴吃,贸易商说还兴吃,那兴吃就得涨”。
自称遵循“天道”,傅海棠清楚,商品的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,一定要遵循自然规律。“每波行情都是莫名其妙改变了供求关系,老天一定会出条件配合涨价。看起来是偶然意外事件,实际上是必然。”
果然,傅海棠的判断没有错,当年爆发甲流,全球新闻都说吃大蒜对预防甲流有好处。当时,库存里老蒜被抢购一空,新蒜生长得不好,供不应求,基本面急转直下。没过多久,大蒜价格翻倍往上涨,从1毛涨到3块多,翻了30多倍。不到3个月的时间,傅海棠赚了600万。
掌握了商品的规律之后,2009年当年,傅海棠用大蒜赚来的这600万元去做多棉花,最高资产增长到1400万,中间有过回调,资产降到800万。从2010年开始,慢慢做到1个多亿,从前到后只花了1年半的时间。
大蒜和棉花一役令傅海棠一战成名。他对农产品基本面的理解又加深了,自然规律不可改,掌握了这条准则就能在市场找到机会。“牛市基础的两个条件:一是对生产者造成严重的打击;二是库存急剧减少”。
(三)巅峰期
2013年,由他口述、沈良主笔的自传性书籍《一个农民的亿万传奇》出版,据说该书被较多做期货的人看作是“解读基本面研究”最好的书,他也成了半个作家。这本书,很可能是中国期货市场销量仅次于青泽老师《十年一梦》和丁圣元老师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的一本书。
2011年到2015年,他有时赚,有时亏,总体来说,就是两个字——“潜伏”。
2016年,傅海棠迎来了新的辉煌,操作豆粕、铁矿、棉花、橡胶等品种,从1500万做到10亿左右。由此,他也就从投资家变成了投资大家了。
这些年,傅海棠几乎涉及了所有的品种,不再局限于农产品,只要有机会都不停的尝试。然而,他做的最多的依然是熟悉的农产品。
“农产品靠天,人为没法改变供求,可确定性强。工业品看人,不好判断人的意志,尤其是国家的政策”,傅海棠说,农产品的季节性和周期性强,天气、季节等因素不好改变,需求相对稳定和刚性,经济好坏对农产品需求的影响不大。工业品是工厂化生产,产量等人为可控的因素不好判断。
2017年,他开始了成体系的经济学研究,把他十几二十年来对经济运行、价格运行、财富创造的思路进行梳理、总结、成文,在两位挚友(孙成刚、沈良)的协助下,创作了一本经济学著作《中国崛起的奥秘-财富论》,据说总字数有二三十万字,应该在春节后能上市。看来,农民哲学家终于成了经济学家了。
傅海棠重要观点分享
一、赚钱法则:低价做多!
在傅海棠的投资哲学里,一条最重要的法则就是寻找低价中隐藏的暴利。回过头来看,叶庆均、葛卫东、林广茂等期货市场的大鳄都是靠做多起家,傅海棠也不例外。
无论是大蒜、棉花,还是工业品和股指期货等期货品种,他总是在寻找低价做多的机会。傅海棠说,“自然情况下,做多力量是做空的3倍有余!短期来看,做空有利可图,长远角度,做空后果不好。如果去杠杆,买入任何期货商品都不会跌完——有价值。所以我获得了市场的称号‘死多头’——也不全是,因为我也会做些短期的空头。但是价格如果太低的话还怎么敢去空?15年那样的行情,我要就做多,我要就不做,我也不会胆大到去放空。”
傅海棠强调,“索罗斯当年做空英镑,也是做的是外币兑的涨,近期做空道指,爆仓了。长久做空是一条死路,做多可能还有活路——做空要谨慎,做多要大胆(价位需关注,非盲目)。”交广国际金融管理咨询公司
二、天道思想。
所谓天道,涵盖的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,简单来说就是: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个自然规律或者价值规律。
主要是指,像一些干旱,供求这种价值规律的行情,它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说到悟道过程,首先要从认清自身开始。因为我们是散户,散户是处在弱势的一方。如果要想有一番作为,就一定要和大势站在一起,才能战胜一些大机构和大资金。不讲天道,无论从资金规模还是信息的获取等等,散户都比不上那些正规大机构或团体大资金。
三、如何看待中国经济?
经济学的本质就是流动和循环。
全球接近80亿人,还有将近50亿人没有脱贫。前五年是美国模式,现在是中国模式,十几亿人口的进步带动全球发展,大的宏观搞清楚,再来细化小的方面,所以长期做多是没错的,做空不能恋战。
通缩是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,唯有宽松刺激消费不断提高劳动积极性才是正道,虽然也会附带产生很多矛盾,但社会发展不正是在这些矛盾产生与解决的循环中不断前进的吗?!而一切阻碍经济发展或者让经济停滞则会导致灾难性的局面出现,西方资本市场数次血淋淋的经济危机正是映射!
以下是我反驳2015年中国经济泡沫论三点:
1人口老年化——没有生产能力,但是人还在,需求就在,非过剩而是短缺
2人口红利消失——科学技术第一生产力而不是人口红利
3房产过剩——中国尚有7亿农民,所有城市住房翻一倍都不够何来的房产过剩,并且“改善性需求”依然强烈。故2018年中国依然屹立东方无疑!
经济学初期和哲学一样出现很多流派,孰对谁错也未见分晓,技高一筹的派系或许并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正应“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”,唯有实践出真知,或者说账户的权益告诉你所学的所研究的到底对不对!
四、如何看待2018年的行情?
先谈宏观的大环境,我国是一片繁荣,不要轻信个别经济学家所说,对未来很悲观,没有什么可悲观的。这个中国的经济很好,国外整体也不差。
接着说商品,商品太多,举个大范围说。
例如:长周期来讲,不可再生资源的大宗商品,随着时间周期的拉长,一定会涨。这个毫无疑问。但是做期货做不了长周期。
要是股票就行了,逢低买了放20年,中间一定会有赚钱的机会,可是期货毕竟和股票是有本质的区别,你要想做多,都尽量寻找一个低点或者相对比较低的一个商品,或者接近成本底部的商品。
但是现在也不好找,前段时间还有个铁矿跌了400出头。这两天就到500以上了,相对前期那个低点的涨的也不少。现在铝低,但是库存非常高,供大于求。

傅海棠《一个农民的亿万传奇》12页中写道:

从小到大,我的理想是坚定的,目标是远大的,也足够努力,足够坚持,足够自信,从不放弃,但在2009年之前始终没有赚到大钱,其实,这恰恰说明了我在2009年之前的“心还不够大”。

在第134页,他又提到:“要时刻把脉市场节奏,结合充分的基本面分析。在大势到来之前提前做好准备,才能在大势到来之时把握大势,赚到心中想要赚的大钱。”我顿时有所感悟:“每个人赚的其实都是自己心里的钱。我们的心就像一个容器,降不降雨取决于老天,老天降雨了你能接到多少水,取决于你心的容量有多大。”

2009年傅海棠做大蒜电子盘,资金从5万增长到600万。2010年,他的一个朋友老赵,做大蒜生意的,问他今年大蒜能涨吗,他了解到今年产量很不好,而且没有结转库存,现在政府出来喊话要抑制大蒜的上涨,但是政府也拿不出大蒜来,价格肯定要涨,这是老天说了算的。老赵犹豫不决,傅海棠力劝,好不容易说服了老赵,但老赵还是没敢多收,心里还是不太踏实,只收了一点。当时价格2块,没过多少天,就4块以上,最后最高价涨到8块。

这件事再次验证了,每个人赚的都是自己心里的钱。自己心里没有这笔钱,别人再怎么鼓动,也赚不到。